漫步法国文化圣地蒂埃里堡

蒂埃里堡在巴黎以东百余公里,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城,既没有让人留连忘返的山水,也不见独具风味的美食,对一般的游客来说应无多大的吸引力。不过,这座小城却与两位文学大师的名字紧密相连,一位是法国古典主义作家拉封丹,另一位是中国当代文学家巴金。正是因为有了这两位世界级的文化名人,蒂埃里堡成为不少人心目中的文化圣地。

蒂埃里堡是拉封丹的故乡,这位著名的寓言作家的故居就座落在该市的一条僻静的小街上。蒂埃里堡也是巴金曾经读书的地方,八十多年前,一个名叫李尧棠的中国青年来到这里,在拉封丹中学学习法文,如今这所学校依然存在,不过已改名让拉辛中学,校舍也几经改建,李尧棠也即后来的巴金当年住过的楼房早已面目全非,原先面对着他窗口的那棵高大的栗树也不见了踪影。

蒂埃里堡是一座幽静的小城,拉封丹中学座落在一条偏僻的小街上,我在那一带街区徘徊良久,心中不由自主地揣想,八十多年前这里想必更加空旷,更加寂寥,白天市面清淡,夜间绝少行人。年仅23岁的李尧棠,生活一定是相当寂寞的。他的大部分时间全都耗费在读书上了,他在这里开始接触到18世纪的启蒙思想和法国革命的历史,阅读了大量书籍,卢梭、伏尔泰、左拉、巴尔扎克以及俄国作家托尔斯泰、屠格涅夫等人的作品为他的心灵打开了新的世界,他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。他前来法国本来是为了学习经济,但是现在他拿起了笔开始写作,他的第一部小说《灭亡》就是在这里写就的。

在蒂埃里堡市区的小路上漫步,我似乎觉得巴金先生的身影一直就在我的身边。我从初中时代起就喜爱巴金的作品,我喜欢读他的小说、散文,尤其爱读他谈自己小说创作的文章和回忆录。在有些人眼里,巴金作品的语言也许不够精炼,文章的结构也不是那么严谨,但是在我看来,他的作品饱含着激情,像滔滔奔流的江河,像熊熊燃烧的烈火,我想这是很多青年读者喜爱他的作品的主要原因。

巴金先生于1979年故地重游,又来到了蒂埃里堡。那时巴金已经年届八旬,依然充满着青春的激情。他再次看到青年时代上课的教室和住宿楼舍时,心情格外激动,情不自禁脱口说:“那棵栗树不见了!”老人家此次重游蒂埃里堡还惊喜地发现,当年他喜欢的一家花店还在那里,只是“没有时间去看一看店主人漂亮的女儿是否还在。”可惜的是,我在这座中学附近兜了好几转,却始终没有看到一家花店,也许巴金先生说的这家花店是在别的街区吧。

离开蒂埃里堡的时候,天气突变,阴云密布电光闪闪,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。坐在车子里听到外面隆隆的雷声,我不禁想起了巴金先生一再说过的话:我始终记住,青春是美丽的,而且它一直是鼓舞我的源泉。(来源:欧洲时报周刊作者:王聿蔚)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